韩生学:殃及家国的“失独”之殇 衡阳生孩子哪
文章来源:http://www.ideasba.com  发布日期:2018-05-28

   8.国殇之三:人口安全又添新愁

2、私立小学

更让人担忧的是,目前中国的“失独”人群还在不断扩大,每年的生活开支更是高达七百二十亿元。可是,政府仅为一百万个“失独”家庭约二百万名“失独”老人准备的床位开支就需要两百亿元,每月补助生活费三百元的标准计算,每接受一位“三无”人员入住,都是前所未有的。按目前大部分省、区、市每增加一张床位一次性补助一千元,而且其人数之多、涉及面之广、工作任务之重、对象诉求之急切,“失独”父母的养老问题不可回避地出现了,甚至出现了一床难求、十年等一床、排队求养老、床未等到人却西去等尴尬局面。

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与实际需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在很多地方,养老服务设施功能不完善、利用率不高,服务项目偏少,还有四百八十二万张的缺口。同时,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每千人五十张至七十张的水平。

如果按每千人五十张的水平计算,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仅27.2张,各类养老床位577.8万张,全国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个,截至2014年底,民政部发布《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老龄服务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2015年6月5日,服务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服务项目和服务内容不全,更有约3250万老年人需要不同形式的长期护理。但是目前专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设施严重不足,我国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需求正逐步提高,老年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比较突出。

其次是养老服务市场供给缺口压力。全国几次较大规模调查的数据表明,老年人消耗的卫生资源是全部人口平均消耗卫生资源的一倍。在我国卫生医疗事业发展较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状况下,伤残率是全部人口伤残率的3.6倍,六十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是全部人口患病率的三倍,原国家卫生部曾经有过统计,截至目前也不到四千美元。这无疑给中国养老带来诸多压力。

首先是医疗保障压力。其实生孩子。老年群体是医疗卫生资源的重要消费对象,国内人均生产总值仅为八百四十美元,有的超过了一万美元。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时,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般都在五千美元以上,而接纳这股滚滚而来的“银发浪潮”的却是一个未富先老的国度。有研究表明,占总人口的15.5%,我国六十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2亿,我国的养老压力空前巨大。到2014年底,而且老龄化的速度还在加快。

进入新世纪后,而中国只用了十八年,美国用了六十年,英国用了八十年,瑞士用了八十五年,如法国用了一百一十五年,发达国家老龄化进程一般均长达几十年甚至一百多年,令人惊诧。数据显示,中国老龄化进程如此之快,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同的是,占总人口的6.96%。听说找个女人生孩子多少钱。这标志着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

人口老龄化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其中六十五岁及以上的人口为8811万,占总人口的10.2%,我国六十岁以上人口达1.3亿,这个国家或地区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中新社2001年3月29日发布的《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或六十五岁以上人口达到7%,六十岁以上人口达到10%,对家庭、对国家无疑都是重大的损失。

按照国际标准,他们在风华正茂时突然离去,为的就是培养更多建设祖国的有用人才。可如今,有三分之二享受免费教育政策。

7.国殇之二:该如何为他们的养老买单

国家花费如此之巨,占GDP比例达4.30%。全国2.6亿各级各类学生中,占GDP比例达4.28%;2013年达到2.45万亿元,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2.2万亿元,2012年,则高达四十八万元。

国家投入的教育成本更大。根据教育部、国家统计局、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如算上子女上高等院校的家庭支出,把孩子抚养至十六岁的总成本在二十五万元左右,从直接经济成本看,直接经济支出高达四十八万元。另一份名为《孩子的经济成本:转型期的结构变化和优化》的调研报告也指出,父母除了精神上的付出外,把一个孩子抚养到大学毕业,在中国,著名社会学家徐安琪就在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刊物《青年研究》上发表调研报告称,倾注了多少心血啊!早在2005年,家庭和国家为了将他们培养成才,却不幸英年早逝。

要知道,都是能够在各个领域有所作为的人物,是因为他们生前都是十分优秀的人才,任宁川壮烈牺牲。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罗列这些名字,不料战机突然爆炸,火速将战机驶往无人椰子林区上空,他毅然放弃跳伞,为了保护地面城市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战机突发机械性故障,任宁川在万米高空执行飞行训练任务时,2006年4月4日下午2时许,年仅三十三岁。

还有前文介绍过的海军航空兵某部歼击机飞行员任宁川,病逝于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因乳腺癌复发,并于2007年、2010年和2014年三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2015年1月16日下午,参加《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再次走红,因演唱电视剧《甄嬛传》主题曲《红颜劫》而被人们熟知,安然离去。

姚贝娜,面带微笑,她在睡梦中突发心脏病,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好评。2006年11月2日夜,工作认真负责,借腹生子和亲生的差距。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其作品《不该发生的事》获《初中生作文》杂志第三届作文大奖赛三等奖。在大学期间,曾获第二届“九章杯”全国小学生数学竞赛三等奖、第七届“双龙杯”全国少年儿童书画大赛佳作奖,上小学和初中时,极富同情心与正义感。儿童时代就展现了其聪慧的天性,一如她的名字一样纯真善良,他怀着对人世无尽的留恋悄然离去。

邵真,维护了国家的尊严。2008年7月7日,同国际反华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保护奥运圣火的传递,勇敢站在第一线,高举国旗,他曾作为中国留学生代表,奥运火炬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传递时,1983年2月10日在江苏无锡出生。2008年4月26日,她在上学的途中遭车祸罹难。

贾志栋,对病人关怀备至。2008年3月10日,对工作精益求精,对理想执著追求,攻读医学博士学位。她善良聪慧、吃苦耐劳、乐观开朗、朴实谦逊,2007年获得全额奖学金赴美国留学,一位高尚的白衣天使。十七岁时就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山医科大学,终年三十一岁。

程骥,他因鼻咽癌病逝,开发了包括“FIT写字板”、“FIT便签”、“FIT随享”微博客户端、“云笔记”等在内的一系列产品。2012年,公司更名为新点科技,又开发了ios中文输入法。2010年,他基于个人兴趣开发了苹果系统的中文输入法“FIT”。2008年创立顺科软件公司,曾在苹果、百度等公司从事程序开发工作。2006年,2004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结束了他年轻而灿烂的生命。

冯华君,突来的一场灾祸,2006年8月26日,更来自于公司同事和客户对他的喜爱和认可。然而,他在事业上的成功并不仅仅来自于这些数据,出色地完成了在很多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然,他从一名职场新人成长为华东地区的销售状元,获得美国南哥伦比亚大学MBA和上海复旦大学心理学硕士学位。在通用电气公司工作的三年时间里,其间,2003年进入通用电气公司,1999年回国后进入一家外企担任总经理助理,1997年赴瑞士留学,1978年3月1日出生于天津,给家庭和国家都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

杨宁,他们却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都是在某一领域取得骄人业绩的人才。然而,记下了一长串年轻人的名字。他们都是独生子女,国安能宁乎?

在我的采访本里,国之本在家。听听美国生孩子。”家散了,家也跟着散了。

6.国殇之一:人才的缺损

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在家庭核心结构中起着基础和纽带作用的血亲关系没有了,随着唯一孩子的离去,其中血亲关系和婚姻关系是基础和纽带。如今,这三种关系组成家庭的核心结构,主要依赖于“生育形成的血亲关系”、“两性结合形成的婚姻关系”以及“供养关系”,家庭的存在,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一对对曾经恩爱的夫妻就这样分崩离析。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葛晨虹认为,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她而去。

一个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丈夫把家中的衣物打了个包,怎么就把儿子给陪没了!”几个月后,咆哮道:“叫你过来陪读,而是甩手给了她一耳光,没有安慰,儿子不幸遭遇车祸。丈夫得知后,来到南昌市陪读。2010年9月26日晚十点,付玲辞掉衡阳的工作,在江西南昌念大学。为了让儿子安心念书,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儿子二十岁,丈夫是公务员,我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了。”

湖南衡阳市的“失独”妈妈付玲原本是幸福的,家已经没有了,听听宝贝计划助孕一个小孩多少钱。一纸离婚协议送到她面前。孩子的爸爸对她说:“儿子走了,她没有过问。不久,但失去孩子的悲痛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老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阳阳妈妈觉察出了点儿什么,自孩子走后,都是“失独”惹的祸!

还有四十五岁的阳阳妈妈,在她看来却成了“人之常情”。唉,这种在外人看来可以称作绝情的做法,也是人之常情。”

我被她的宽容所感动,抓住一点儿希望就能活下去。他想忘掉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两个人绑一起也是死,还有希望再要一个孩子。”晓禾平静地说,毕竟他才五十岁,找了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

“其实他这么做我也能理解,晓禾得知前夫很快就再婚了,从亲戚朋友口中,在晓禾的生活中消失了。后来,这个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向她提出了离婚。离婚之后,两个月后,他快崩溃了……”

丈夫就这样离开了家,到处都是孩子的东西、孩子的影子,实在受不了在这个房子里住下去了,他对我说,后来是整天出去不回来。“有一天,有时候甚至一天也说不了一句话。对比一下

找一个自然怀孕代妈韩生学殃及家国的“失独”之殇 衡阳生孩子哪里好 宝贝计划助孕一个小孩多少钱。“路上饿了买个红薯吃也好。”唐翠拿出本子想让他签字,一位盲人把身上仅有的六毛钱塞给她,沿途有许多好心的群众为她捐款捐物。她永远忘不了,一边乞讨,囊中空空的唐翠不得不开始她“讨米告状”的艰难生活。她一边申冤,这点儿钱很快就花光了,跑遍了省、市、县三级相关部门。来来回回地奔波、折腾,凑了五千多元当路费,卖掉了家里的一头牛、五头猪,她和丈夫倾其所有,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为了给女儿申冤,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在邻近小学任教的张花被人强奸后杀死在学校的宿舍里。案件迟迟未能侦破,其实韩生学:殃及家国的“失独”之殇。她的爱女,家住湖南省溆浦县某村。2002年10月6日,今年七十七岁,但这份恩情要永远铭记。

老人叫唐翠,尽管自己没办法报答,主要是存个念想,按上红指印,她解释说,少的几元、几角。许多账目后都按上了鲜红的指印,多的数十元、上百元,里面记满了各地好心人给她的每一笔施舍,才发现这是一本本“讨米账”,就将几大本特殊的账本递到我面前。

翻开本子,这个家的女主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有一个家庭让我特别震撼。一见面,无疑又让“失独”家庭雪上加霜。

采访过程中,无疑又让“失独”家庭雪上加霜。

5.家殇之五:好想有个家

这些还不完的债务,其中42%的家庭靠低保生活,月收入在1200元以下的低水平,85%的“失独”家庭面临严重经济困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对湖南省怀化市1450个“失独”家庭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他就垂头丧气:“这样的日子,因为妻子还没到文件规定的四十九岁。一说起这些,事实上领养小孩需要什么条件。他们没有资格领取,他们家每个月都是入不敷出。而政府对“失独”家庭的补助,还需要看病吃药,每月只有区区几百元的生活费;妻子一直没有工作,于是办了病退手续,无法再上班,他身体垮了,还借了六十万元的外债。

女儿死后,不仅将自己和父亲的房子卖了,花去八十余万元,他辗转各大医院,为了给女儿治病,今后更是要全靠自己了。”

前文提到的许少可,还要给自己存养老的钱。我这辈子没依靠过别人,我当初借了三十多万元。不但要清债务,终将要面对现实。她说:“还是要回去上班。为了儿子的教育投资,自己无法永远这样逃避下去,吴梅的生活完全失去了重心。可是她知道,他就永远地离开了他的母亲。

儿子离去后,2011年12月24日,12月还没有过完,他请妈妈12月来墨尔本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可是,他从来不曾想过他的“辣妈”有一天也会变老……最后,无话不谈,成了现在这个身高一米八四的健壮小伙子;他说和妈妈之间没有代沟,才把他从六斤养到一百八十斤,他明白妈妈花费了多少心血,懂事的儿子在信中细细回忆了和妈妈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他说,从澳洲写了一封长信给妈妈。事实上殃及。似乎冥冥中自有天意,儿子二十三岁生日那天,儿子潜水的时候出了意外……

2012年8月,毕业前夕,为此背了一身债。没想到,吴梅借钱送儿子进了澳洲墨尔本大学,好男儿志在四方。”于是,我就支持他去哪里,我的儿子想去哪里,只有我一个人支持他。我对他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让儿子出国留学。她说:“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只剩约三万五千元了。他们还在努力……

单亲妈妈吴梅,到2013年笔者前去采访时,八年还了八万元,每年省出约一万元来还债,每月也要花去上百元。两个老人省吃俭用,即使是吃最廉价的药,吴清有心脏病,朱耀有脑血栓,但现在已翻不动土地了。两人身体都不好,这是家里最重要的收入;吴清仍然成天在地里忙活,退休后每月能拿到一千多元的社保金,他们经常要跑一二十次才能还上。

朱耀曾是篾匠社的员工,便赶紧给债主送去。一个亲友几千元的债,每次手里攒够两三百元,老两口更加省吃俭用,我们到死也不安心。”

此后,怎么能不还?不还的话,已经是帮了我们了,但债务不能“死”。“别人借钱给我们,儿子虽然死了,钱的事先不要考虑。但老两口不这么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却是那些好心的债主。一些债主说,但最终支持她活下来的力量,一边喊儿子的名字一边哭。”她不止一次有过随儿子同去的念头,不敢听别人的孩子叫妈。我只能跑到地里,不敢看儿子的相片,留下了十一万多元的欠债。

吴清说:“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是傻的,于2005年3月28日不幸离世,三十七岁的儿子最后还是熬不过病魔的折腾,老两口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这种艰难的生活又持续了十年,只要儿子的病情没有恶化,加入南瓜和菜叶子等调成面疙瘩。即使这样,而是吃“箍粉头”——将大米碾成粉,老两口连米饭都舍不得煮,绝大部分是借的。

在家里,他们给儿子治病总共花了三十六万元,马上又是一大笔花销。十九年下来,看着衡阳生孩子哪里好。儿子又要住院,可往往还来不及归还,就计划着先把谁家的钱还上,挑到两公里外的镇街上去卖钱。每次卖得一点儿钱,收获的粮食蔬菜舍不得吃,起早贪黑地做活儿;吴清则负责种地,朱耀会篾匠手艺,儿子就到外面去打工挣钱还债。老两口在家里更是百般辛苦,每次都要找亲戚和乡邻们借钱。病情稍一稳定,决定尽力给儿子治病。

儿子每年要住三次院,吴清和丈夫朱耀咬咬牙,治疗及时的话可以再活一二十年。于是,这是慢性病,反正也治不好。”吴清说。但医生告诉她,去医院查检后被诊断为白血病。这对一个贫寒的农家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我们当时就不想治了,感觉身体不适,吴清十八岁的独子朱方从汉口打工回来,可是这债还没还完……”说这话的是武汉市蔡甸区七十岁的老太太吴清。

1986年,现在快熬不动了,送不走债务

“我们熬了八年,疾病来了。这是“失独”父母们最不愿面对的问题,果真如此……”

转播到腾讯微博4.家殇之四:送走了孩子,跑到她家一看,猜想她可能是出事了。想不到,儿子也死了。我们只是‘失独’群里的同命人。因为几天没看到她上网,她先生早死了,病成这样子才送医院!”

孩子走了,手术医生忍不住责怪送她去医院的“山村雨水”:“你也太不小心了,恐怕性命不保。看到如此情景,如果再迟一些送到医院,腹腔积满体液,她的阑尾已经化脓,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医生把“山村雨水”当成张丽的先生了。“山村雨水”当即哭了:“我不是她先生,但好像还有。于是,尽管很微弱,探了探她的鼻息,但还没触到门锁就倒下了。“山村雨水”叫她没反应,显然是想去开门,不知死活。她的一只手向前伸着,只见张丽侧身倒在门口的过道里,不能再等。“山村雨水”用力将房门撞开。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吃一惊,说是有两天没看到她出门了。

医生马上对她实施了抢救。手术时发现,没反应;问邻居,终于找到了她家。按门铃,大家就托他去看看。“山村雨水”一路问询,借腹生育有血缘关系吗。两家相隔不是很远,但没人接听。大家估计一定是出事了。

一定是出事了,有人给她打电话,总不见她回话。她曾给群里的部分人留过电话号码,好让大家放心。可是,要她上线的第一时间和大家打声招呼,大家纷纷给她留言,如今一个人生活。于是,接着又失去了丈夫,她失去了儿子,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张丽早就在网络上告诉过大家,他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群里其他人。大家都很着急,一位网名叫“山村雨水”的同命人注意到张丽已经有两天没上线了,只有靠相互提醒和关心了。

“山村雨水”刚好与她同在一座城市,身边又没有人照应,身体都不太好,经受了人生的大不幸,到了这样的年纪,请打声招呼。他们都知道,群里的人都会关切地问:干什么事去了?或者留言:上线后,互相之间好歹算有了个照应。如果有谁没上线,她也笑。

有一天,她也哭;大家笑,大家哭,从此有了一些寄托。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群里,偶然发现了“失独”者QQ群,本来也想随他们一起走的她,连个报信儿的人都没有。家住湖南怀化的张丽就是这种情况。孩子和老公相继离去,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留下一个人艰难度日,老伴儿也跟着离开了,有的“失独”老人不但孩子走了,衡阳。医生写下了入院治疗的建议。

渐渐和群里的人混熟了,而且有些高出正常值许多倍。在2006年5月24日的诊断书上,心脏功能二十九项指标中有十五项异常,心脏病最为严重。在他的心脏病检验单上,除了双肾结石、糖尿病等病症外,他患上的“经医院确诊”的病就达八种之多,可自从女儿去世后,按常理怎么也不至于百病缠身,折磨得她无数次想到自杀。

更为可悲的是,都一股脑儿地找上门来,等等,糖尿病、心脏病、颈椎病、气管炎,从此人生走入低谷,自1996年5月她十九岁的儿子意外死亡后,还借债二十多万元用于化疗。

四十五岁的许少可正当壮年,只能住进医院实施双乳切除手术,她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突然间成了病秧子。2013年5月,以前从没有生过病的她,自2002年3月3日失去了二十八岁的儿子后,还没到连路都找不到的年龄。

六十二岁的李安,他才六十五岁,还是一位好心人把他领到了公园。要知道,却找不着人。最后,返回去找,急了,来来回回就是找不到公园在哪里。妻子久等不见他来,他却走了两个多小时,他却突然找不到去公园的路了。本来只有几分钟的路,一会儿再过来。可妻子走后,让他不用着急,找个女人生孩子多少钱。先走了会儿,他和妻子去附近的公园遛弯儿。妻子因有人在等,别人送了他一个外号叫“病壳子”。

五十八岁的郑萍,有时甚至神志不清,他整个人被疾病折磨得有气无力,每月两千多元的退休金基本上都用来买药吃了。现在,一年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往医院里跑,几年时间里先后患上了扩心病、高血压三级、脑梗、脑萎缩、糖尿病、痛风等十多种疾病,自1997年12月8日其十七岁的女儿去世后,曾经健康的身体就这么垮了。

2015年5月24日,积怨成疾,久而久之,甚至愤怒无处发泄,悲伤、怨恨,他们终日与泪水为伴,其承载的不幸和痛苦不是简单的一个“悲”字所能容纳的。突来的打击使原本幸福的家庭刹那间坠入万丈深渊,15%的人罹患癌症、瘫痪等严重疾病。

从湘运客车厂退休的“失独”父亲刘庚,50%的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其中,90%以上的“失独”老人都患有程度不一的各种疾病,中国的“失独”父母中,病来了

失去孩子的父母,病来了

调查显示,立即引来网友围观和疯狂转贴。因为它说出了所有“失独”者共同的心声——

3.家殇之三:孩子走了,等待的是绝望

明天我该怎么办?

这首诗发到网上后,病了没人递杯水

明天我该怎么办?

陪伴的是孤独,因为我越来越老了

饿了没人端碗饭,忘记关水了,做饭忘记关火了,记忆力差了

我害怕明天,记忆力差了

钱财不能自理了,住院需要陪伴了,看不清药品说明书了

年龄大了,看不清药品说明书了

自己去不了医院了,自己洗不了衣服了

生病了,取不了工资了

我该怎么办?

不会自己做饭了,走不动了

不能去买菜了,问政府,余生该怎么安放?“失独”老人们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直到尸体发臭才被人发现。

我该怎么办?

明天我老了,问社会。

一位网名叫“随心”的天津“失独”者于2015年7月18日在网上发了一首名叫《明天我该怎么办》的诗——

没有孩子的我们,孤单地死在她租住的房屋里,长沙市岳麓区一位六十二岁的“失独”母亲,可看电视的人却悄无声息地永远离开了。

同样是2014年11月,正在播放着新闻,衡阳生孩子哪里好。老人的尸体已经腐烂。房间里的电视机还开着,报了警。打开房门一看,后来邻居闻到一股恶臭,死了几天却没人知晓,重庆市北碚区石马河街道一位叫赵国华的“失独”老人,“失独”老人死在家里很久才被发现的事件时有发生。

2014年11月21日,如果死了,还能为儿子扫扫墓,潘教授凄凉地说:“我们活着,潘教授顿时透心地凉。找个女人生孩子多少钱。从墓地回来,只好如实说:“墓地管理处没有这项业务。”

不是吗?因为没有人照顾,因为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可工作人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看看对方的表情,以为老人在开玩笑,愕然了好一阵,你们能把我们的骨灰安葬在这里吗?”

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瓢冰水,等我们死后,他们希望能够离儿子近一些。他去问墓地的工作人员:“我先买好墓地,就在儿子的旁边,潘教授给自己和老伴儿也买好了墓地,在安葬儿子的时候,死后的安葬问题也让两位老人十分揪心。2007年,哪里才是我的去处啊!潘教授的老伴儿只好在家中修行。

工作人员觉得他提的问题很奇怪,哪里才是我的去处啊!潘教授的老伴儿只好在家中修行。

此外,未来的日子,正拷问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不敢想象,我们的心都在揪着。后独生子女时代涌现的种种社会弊端,每当看到老无所依的报道,就应该成为计划生育最后的牺牲品吗?每当看到“失独”的报道,尤其是70后“非独”,对于我们这个群体公平吗?难道我们“非独”,都应该体现公平和公正。单单把“非独”挡在门外的“单独”政策,从而延续文化。

连出家都不行,把一个嗷嗷待哺的“自然人”培育成一个通情达理的“文化人”,并且在此文化遗产的训教中,也是文化命脉继替的基础。婚育都务必在既定文化下进行,生儿育女不仅是单纯的生物生命的再生产,在任何文化里, 每一项政策的出台, 四川省社科院从事多年婚育文化研究的著名学者刘易平说, 一位网名叫“随心”的天津“失独”者于2015年7月18日在网上发了一首名叫《明天我该怎么办》的诗——


哪里有人要代生孩子的
想知道借腹生子和亲生的差距
对于柬埔寨借腹生子多少钱

标签: